中国股票网
中国股票网
设为主页
收藏本站

熊猫乳品重启A股上市

中国股票网 > 黑马推荐 > 熊猫乳品重启A股上市 来源:中国股票网 转载注明出处
日前,熊猫乳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熊猫乳品”)披露首次公开发行A股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招股说明书。

  熊猫乳品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开发行股数不超过3100万股,占熊猫乳品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12400万股,预计募集资金总额约5.52亿元。


  其中,募集资金将依次用于苍南年产3万吨浓缩乳制品生产项目、济阳二期年产2万吨浓缩乳制品项目以及营销和应用中心项目,各项目计划使用募集资金金额分别约为3.2亿元、2.13亿元以及0.2亿元。

  熊猫乳品方面对记者表示:“本次发行及上市,一方面能够为公司实现业务增长目标提供充足的资金支持,搭建资本市场股权融资平台,为公司的持续、快速发展提供可靠的资金保障;另一方面,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将大幅提高公司的生产能力,使得公司能够抓住行业快速发展的良好市场机遇,焕发老字号新活力;此外,通过公众股东的积极参与、证券监管机关的外部监管、新闻媒体的舆论监督等多重约束作用,公司的法人治理结构将进一步得到完善,有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

  资本市场再出发

  据了解,此次并非熊猫乳品第一次申请A股上市。

  申请创业板上市前,熊猫乳品于2015年6月16日在新三板挂牌。2016年10月11日,熊猫乳品向浙江证监局报送上市辅导备案材料,正式启动IPO进程。

  2018年11月,熊猫乳品首次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2019年1月2日,收到证监会下发的审查反馈意见;1月8日,熊猫乳品董事会决议终止IPO申请, 上市之路按下暂停键。

  当时,熊猫乳品方面解释称:“基于经营发展战略需要,经过审慎研究,公司决定调整上市计划。”也有业内人士认为,主要原因或与IPO审核的大环境有关,许多公司对后续审核风向把握不定,不少新三板企业在IPO途中撤回申请。

  对于再次出击A股,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认为:“熊猫乳品作为国产炼乳制品供应商,谋求IPO原因无疑是希望通过资本红利实现公司产品多品类布局,但鉴于公司在产品、销售模式、渠道和客户群层面都比较单一,即便能够登陆资本市场,后续仍然也有诸多方面需要改进。”

  值得注意的是,熊猫乳品募集资金由6.21亿元减少至5.52亿元,调低了约10%。而此次熊猫乳品募集资金主要用于扩张产能,在这背后,是其近年来的产能利用率逐年下滑。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以及2019年前三季度,熊猫乳品的主要产品合计产能分别为1.6万吨、2.6万吨、3.6万吨、3.6万吨,合计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26.88%、88.99%、78.77%、65.77%;另外,奶酪产能利用率分别为6.54%、8.77%、8.58%、35.49%。

  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认为:“熊猫乳品产能利用率下滑的同时,浓缩乳制品的竞争越来越激烈,熊猫乳品面临着一定的竞争压力。”

  “单一”局限性

  公开资料显示,“熊猫”品牌创始于1956年,2010年获评为“浙江老字号”,随着不断发展,熊猫乳品意识到产品品类过于单一,先后新建了奶油和奶酪生产线,陆续推出了稀奶油、马苏里拉奶酪和儿童奶酪棒等新产品,试图摆脱产品品类布局上的不均衡。

  值得注意的是,新品类并没有引起多大水花,奶油、奶酪仍处于起步阶段。

  另据资料显示,2016年~2018年以及2019年1~9月,浓缩乳制品的销售收入占熊猫乳品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67.89%、67.95%、75.15%以及69.52%,产品单一性也是熊猫乳品前行路上的一块“绊脚石”。

  实际上,熊猫乳品本次IPO也与其想要摆脱产品单一现状有关。熊猫乳品方面表示,公司本次发行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是对公司现有产能的扩充和现有产品的丰富。本次发行完成后将提升公司炼乳产品的产能,扩大市场份额,并新增奶酪、奶油生产线,使公司成为多元化乳制品供应商。

  产品之外,熊猫乳品主要客户也较为单一。

  相关资料显示,2019年1~9月,熊猫乳品前三大客户分别为香飘飘、华润和联合利华。其中2016年至2018年以及2019年1~9月,熊猫乳品向香飘飘的销售金额占其浓缩乳制品销售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4.54%、16.23%、16.45%和 9.12%。

  对此,熊猫乳品也在招股书中表示,如果未来香飘飘自身经营情况发生不利变化或者香飘飘选择其他炼乳产品供应商,导致其向公司的采购金额减少,将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朱丹蓬表示,熊猫乳品目前还面临着渠道单一的问题。品类单一、产品单一、客户单一、渠道单一,四大问题严重制约了熊猫乳品的发展,这对熊猫乳品体量、利润影响非常大。

  “这种情况下,首先要夯实自身,之后再做多元化的布局,可能会好一点。”朱丹蓬表示。

  多重挑战

  就目前来看,熊猫乳品不仅有着“四个单一”的局限性,还面临着诸多挑战。此前熊猫乳品曾几次“跨界”,布局新业务。

  2002年,熊猫乳品成立子公司海南熊猫乳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南熊猫”),发展椰汁饮料等业务。

  此番跨界并不理想,海南熊猫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净利分别为-90.13万元、41.56万元。此外,截至2018年6月30日,熊猫乳品已对海南熊猫进行了180万元的投资减值准备。

  除了跨界布局椰汁饮料业务,熊猫乳品还进行上游业务拓展。此前,熊猫乳品发布公告称,拟收购东营安和乳业有限公司51%股权,弥补公司在生产链上的空白。就在熊猫乳品提交招股书不久后,该项收购以失败告终。

  而如何平衡增收和支出费用之间的关系,也是熊猫乳品亟待解决的问题。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公司营收由4.09亿元上升至6.02亿元,增长幅度约为50%;同期归母净利润则由0.86亿元增加至0.95亿元,增长幅度在10%左右。

  而另一方面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熊猫乳品销售费用分别为1971万元、2579万元和4405万元,三年时间增幅超100%。其中占比最高的为促销费用和广告宣传费。

  对此,熊猫乳品方面称,公司促销费用增幅过快,主要是因为公司销售规模的扩大。宋亮表示:“熊猫乳品销售费用快速上升或许反映着乳业上游原材料供应市场的激烈,在同类产品中,国外大企业纷纷抢占中国市场,利用成本优势来挤压中小企业,而熊猫乳品为了扩大市场,增加客户黏性,采取一些行动,比如对经销商的奖励计入销售费用。”

  宋亮认为:“目前熊猫乳品应该做两件事:一是明确自身在乳品市场的定位,即自身位置,然后打造具有差异化的核心产品;二是做好内部优化,建立有效管理体系,最大限度地降低成本。”

  疫情之下,整个乳品行业都迎来新一轮的考验,生产线、供应链、消费端各个环节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其中炼乳产业下游餐饮、烘焙、甜品等行业也受到冲击。

  “受疫情影响消费者的消费行为发生了变化,消费者不出去,买甜品的机会就少了,这就意味着消费需求是下降的。另外,疫情造成物流体系受影响,零售商也就减少了对原料库存的需求。”宋亮分析道。

  随着疫情在国内逐渐好转,餐饮、烘焙、甜品等行业正在恢复当中,但距离正常营业还需要一定时间。熊猫乳品方面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国范围内大面积停工停产,公司的生产经营会不可避免地受到暂时性影响,随着疫情好转公司会逐步恢复正常生产。

  作为有着60多年历史的老字号企业,存活至今,自有其他企业的学习之处。而如今,熊猫乳品能否上市成功,突破重重困难,老树开新花,自是十分令人期待。